搜博网 ? 网站首页 ? 情感励志 ?查看内容

明知当舔狗很贱,还是忍不住给你笑脸

2018-11-27 21:12|发布者:Dusnon|查看:65|评论: 0|原作者: 直男|来自: 实习僧

摘要:"你们总是劝我早点放手,说这种单方面的付出不值得,说他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 这些我其实都知道,但有什么办法呢?
"你们总是劝我早点放手,说这种单方面的付出不值得,说他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
这些我其实都知道,但有什么办法呢?
我已经把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拔不出来了。"

这是大学时候身边一个朋友对我说过的话,当时我还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这种行为,只觉得不理解。
不过是谈个恋爱而已,何必把自己放到这么低这么低的尘埃里。
但直到最近微博上一个大火的词语,让我对这种行为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舔狗"。
"舔狗"这个词,字面意思上看起来不太文雅,不过现在已经被广泛理解为在爱情中卑微轻贱,却仍不死心的一方。
只是因为一句固执的喜欢,我们这些人啊,就飞蛾扑火般地向那一方靠近,即使放弃了自尊。
"一个合格的舔狗三大要素:

主动性、持久性、抗打击能力 。"

——来自桃子
这是我当舔狗这么久来,总结出来的三大要素。
不同于备胎,一句"我去洗澡了"就可以把话题堵死,真正的舔狗是能够在对方一个字都不回复的情况下依旧坚持嘘寒问暖关心对方的。
这需要我们拥有足够的厚脸皮,不怕打击,不会因为一点小挫折而感到沮丧,要为了爱情超级主动。
但同时也要学会在刀子里面找糖吃,不然坚持就会变成一件很难的事。
可能我一天发十多条消息给她,她就回复我一两次。但正是这一两条不痛不痒的回复,当下的好心情就可以又支撑我一整天了。
你看,当一个舔狗,是不是比你想象的快乐。
在微博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完全就是我的心路了:
"你不回我消息的时候,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我收到你消息的时候,真的好喜欢你哦。"
我们不会过分奢求,只要对方有一点点的回应,我就会觉得她现在好像比刚开始对我的感觉更好了一点,立刻开始第一万零一次的摇尾巴。
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抱有期待,所以我会更容易得到满足。
"删掉对话框,我就可以再努力一下 。"

——来自han
我曾经很鄙视舔狗这种行为,身边朋友一旦有这方面倾向,我就会花费全部心力帮她脱离这种处境。
只不过是谈个恋爱而已,没必要丢了自己。
但等我真正经历了,才知道原来这件事真的很痛苦。当两个人对一段关系的付出和投入完全不对等,甚至到最后连期待都不同时,就注定这段关系会带来伤害。
和别人有点不同,我不是在追求谁,而是试图挽救那一段关系。
男生为什么就那么容易变呢?
明明开始追我的时候说着爱我,可等我真正投入感情了,他却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留我一个人傻傻的在原地不知所措。
所以啊,我开始成为舔狗了。
抱着那一丝"他还喜欢我"的幻想,每天给他发消息;给他说我最近的感受;说些生活中的趣事;想给他打电话;生病的时候哭着给他打电话……
可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每次只有我单方面的聊天纪录时,都觉得自己特可怜,但依旧是那一丝喜欢作祟,每次我觉得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把聊天纪录删掉,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可以在第二天早上给他发一句,
"早上好,你在干嘛呀。"
"我可能算是舔狗上位吧 。"

——来自三风
我女朋友最开始对我很没有感觉,说我完全不是她的类型,但我就是喜欢她啊,这个时候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大胆追呗,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完全没戏,我灵魂这么有趣,她不了解下会后悔的。
所以啊,我就开始自己嘘寒问暖的漫漫长路。
但是我觉得当舔狗也是要掌握方法的,像那种整天发早安、午安、晚安的,别说别人了,换成我都分分钟想把对方拉黑。
虽然喜欢是一件很自我的事,但我也不希望我的喜欢会给对方产生困扰。
在采取行动之前,先讨好她的朋友是首要条件,知道她的基本情况,是否单身,了解爱好和日常娱乐安排之后,才能对症下药。
虽然一开始她对我发的东西都爱答不理,很是冷漠,但好在我脸皮厚,被拒绝了一次就约第二次,第三次,总有一次能成功。
追求不都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嘛,在最开始的时候,先出手的那一方本就处在比较劣势的起点,不通过自己后天的努力,怎么把劣势扳回来。
在这样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两三个月之后女生好像突然就被我打动了?说我是第一个坚持这么久喜欢她的人。
我会觉得自己的经历有一点点像《恶作剧之吻》的袁湘琴。

虽然没有同居生活的条件,但因为学号相近,老师分配的所有的小组作业我们都能在一起,有了更多接触的机会,所以我才最终获得了这场舔狗的胜利吧。
"最后,希望大家都可以爱而有所得 。"

——来自直男
在写这篇文章去收集素材的时候,我发了个微博,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当过舔狗。
在评论区清一色的都是"是我"。
可能不只是爱情,有人吐槽自己经历过"倒贴式友谊",一直都是单方面付出;有人说自己作为乙方,基本每天的日常就是当一个舔狗,要学着对客户、对上司说好话。
大家或多或少都在一段关系中充当了那个较为卑微的角色。
我曾经也骂过我朋友,觉得她在恋爱这件事上太没有自尊了,但又好像自己没有资格骂她,毕竟谁没有向别人单方向付出过啊,只不过是程度高低区别罢了。
看过这样一句话,
"很多时候我们自嘲为舔狗,实际上是一种清醒着痛苦的无能无力——我知道我这样很怂,可是除了发表情包骂骂自己,在网上别人的遭遇中找点认同,再骂骂别人,也没有办法了。"
对啊,还有什么办法呢?就算想要改变,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只有希望,我们能尽早地脱离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找回自己。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