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博网 ? 网站首页 ? 杂文侃谈 ?查看内容

大学第一年的学费,是我爸问遍了全村借来的

2018-11-27 21:07|发布者:Dusnon|查看:69|评论: 0|原作者: 僧妞|来自: 实习僧

摘要: 为了接受我的采访,刚下班的小黑在离开公司前,特意在卫生间里换下了被汗水浸得透湿的衬衣,套上了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见面后还很"臭美"地对我说,抹在头上的发胶是他在某宝上选择的偏贵的一种,卖家说能让他看上 ...
为了接受我的采访,刚下班的小黑在离开公司前,特意在卫生间里换下了被汗水浸得透湿的衬衣,套上了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见面后还很"臭美"地对我说,抹在头上的发胶是他在某宝上选择的偏贵的一种,卖家说能让他看上去"像吴彦祖一样帅"。
在这个盛夏温度能达到40度的二线省会城市,外地来的小黑在城东郊区的一所大学读大三。

自大二起,他就开始为一家地处城南的楼盘开发商发传单、在街头拉客、包括并不限于和潜在买家拉家常吹牛皮,甚至有时还要帮忙照看小孩。
看着这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若不是脸上还犹存着未脱的稚气否则很难看出才二十岁的少年,我问他:
"你干啥这么拼?家里没给你生活费吗?"
他淡淡地回答我:"家里给的钱不够用啊。"
这也是我采访在大学期间打工赚生活费的学生们时,最常见的答案之一。
"莫欺少年穷",这是吴敬梓在百年前为少年的人微言轻打气的名句。
只不过到了今天,贫穷和富裕这两辆大马车都各自装载着满满一车厢的人,在河畔的两头相向而立、却背驰而去。

这些车上,也有很多少男少女。
所以今天,我想和你分享一些大学生活中与钱相关的那些少年态度。

01

我点了一份套餐给小黑后,他也没客气,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是因为家里情况很困难吗,为什么不找家里要钱呢?"我问他。
"也不是,爸妈每个月给我1500,生活基本没问题。但想出门和朋友吃吃喝喝、看看电影、再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比较紧张了。"
他边吃边含糊不清地回答我。
"既然生活费满足不了我的消费欲望,那就自己挣呗,打工的机会到处都是。"
补充完这句直抒胸臆的消费观,小黑伸长了手拿卫生纸,一脸坦荡平静。虽然我依然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他瞥向我的余光,似乎是想看看我对这话会有什么异常反应。
我忍不住在心里乐了。

在消费主义大行其道的社会风气下,能够正视自身的物质欲望,却不寄希望于啃老式的不劳而获,是小黑这个98年生少年给我留下的好印象。

如今小黑每月1500的生活费,就像销售人员的底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若想提高生活质量,就得自己找活儿干。

也正是在这样永远饿不死的生存状态中,小黑才能在葆有自信坦荡的同时,仍尚存着些许孩子气。
打工于小黑而言,更像是一场修仙前须在红尘中锻造的历练。

他还没有看到生活中残酷的一面。
因此,我无法预料他的阳光乐观在面对一年后的应届生招聘浪潮时能维持多久。但听着他口中的那个仿佛遍地都是黄金、只欠自己一个理由就能弯腰拾银的社会时,我宁可憋死自己,也不愿意插嘴去打破属于一个少年的理想主义。
毕竟,现在就没有了理想,哪还有面对未来的勇气?

02
见面之前,敏敏是我花了最多的时间来进行沟通的被采访者。
仅仅是透过微信上的字里行间,我就能感受到她藏在屏幕背后的那份敏感和小心翼翼。
所以我用敏敏做了她的化名,她也欣然接受。
敏敏来自农村,今年大二,但从高中起,她就开始利用周末时间在镇上的超市收银打工、帮邻居家看孩子。放假了就回家帮助父母干活儿、照顾弟弟妹妹。
大学第一年的费用,是她父亲借遍了全村凑齐的。

因为敏敏不知道自己可以申请助学贷款。
第二年,敏敏有了贷款,还有了不多的奖学金,之后她没再向父母要过一分钱。
现在的她,每个周末会用4个小时辅导几个小学生做习题,每周100元。 平时,她还在学校的食堂、小卖部打工,放长假的时候就去学校周边的奶茶店、快餐店做兼职。
"还是不想去离学校太远的地方打工。路费高不说,我也仔细想过了,保持足够的时间学习更重要。"
我又惊又喜地了解到敏敏能有这般认知。毕竟,把学习和兼职本末倒置是很多贫困大学生经常犯的认知陷阱。没有接受过任何思想指导的敏敏,能意识到这一点确实不容易。
她说她在学校没有朋友,也不想有。
"我自尊心还是蛮强的。寝室里比我经济条件好很多的姑娘我都很少和她们说话,生怕露怯。条件比我差的可能也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久而久之,我就习惯一个人了,说太多话反而难受。"
"我的短期目标是多攒点钱,过年能买票回家看看。我有一年没回去了。"
说完,敏敏把头转向了窗外。
看着这个坐在被钢铁森林环绕的CBD咖啡厅里瘦小质朴的姑娘,我心里有点难过。
生活费于她而言,既是一个充满了父母爱而不能的粉红色气泡,又是一道远超她承受能力的枷锁。
这个年龄的女孩,怎么可能不想要华丽的衣裙和高档的护肤品?
懂事的她,不过是选择了自行承担这份厚重的爱。选择了依靠自己的劳动和努力换取一口能在这个城市里微弱呼吸的空气,一点点积累着未来在这个世界打拼的原始资本。
即使还未毕业的她,就已经身负万元的求学债务。
难能可贵的是,直面过生存压力的敏敏并没有在苦难中丧失奋斗的信心,更没有迷失奋斗的方向。
反之,她既不愤恨、也不悲恸。

默默地用行动对抗命运的她,在一众靓丽精致的少女身边,依然很美很高大。

03
我和大李约在下午两点见面。
我提前十分钟到,大李已经在等我了。
二十一岁的少年,着一身休闲西装,看上去既青春又有点小滑稽。
我问他是不是很忙,他说待会儿确实要去见一个供应商,这身装扮是去[谈生意]的。
本地人的大李今年大三,但已经是一个全校闻名的"创业者"了。
刚入校时,计算机专业的大李就开始联合室友们为不擅长捣鼓电子设备、电脑系统的同学们作起了有偿服务。
"相比外面的门面,我们成本很低,需要什么材料就从淘宝进,所以收费会便宜很多,我这几个哥们儿技术也都很好。"
大李十分认真地和我说起他的创业思路。
"后来越来越多的教授、辅导员都来找我们帮忙,我就觉得应该正经考虑这件事了。"
"所以,我找父母借了一笔钱,在校内的教师公寓租了一间小房子,雇了几个技术很好的年轻人,给他们比外面更高的薪水,还正经购买了一批维修和更换设备,包括手机周边产品什么的。"

"因为我一开始没想赚钱,所以找我帮过忙的老师和学生都很支持我,再加上我还提前给学校打了报告,所以学校很快就同意了,一切都发展得特别顺利......虽然利润不高,但我拥有的口碑和客源是学校周边的门店难以企及的 。"
说起自己创业的点滴,大李显得很兴奋。
"当你和父母说起这个项目、找他们借钱时,他们怎么说?"我问大李。
"他们非常支持我。况且这笔投资不高,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大李淡淡地说。
"这次的小创业其实就是试水,没打算赚钱。我父母很明白,他们也觉得经验更宝贵,所以很支持我做一次尝试。"
大李平静地耸了耸肩,示意我问下一个问题。
看着他端正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眼神笃定,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小老板。
出身中产的大李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家住本地,从小就接受着良好的教育的他,在眼界和个人追求上都与敏敏和小黑有着本质的区别。
既不需要为了捉襟见肘的日常生活焦虑、也不需要为了一点外快挥汗如雨,今年才21岁的大李,已经具备了商人思维,开始利用上一辈的优势为自己创造钱生钱的原始资本了。
在他的概念里,从来就没有[生活费]这三字暗示的生存危机,而他眼中的未来也从不是以生存为第一目的。
或许大李将来也会活得很累很疲惫,但他并不会痛苦。

因为幸运的他,始终拥有选择的资本和权利。

显然,家庭和出身是每个人都需要被动接受的第一个社会环境。
虽有好坏之分,但并无高低之别。

能充分利用优越的条件锦上添花,是绝对的本事。

而能在不好的条件下努力拼搏,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更值得敬佩。

我非常欣慰的是,这三个少年在面对迥异的生存环境和条件时,没有人自怨自艾,更没有人愤世嫉俗。
即使他们在还未真正进入社会这个大染缸前,就已经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摸索着与金钱打交道。
但好在每一次与金钱交锋的博弈,带给他们的不是毁灭,而是成长。

我想最终,他们一定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